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富大贵五福永伴网

大富大贵永相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丽人偏爱将,吾生酷爱征杀伐,大风起兮凤凰飞,旭日初升兮占瑞祥,以战制战永绝战,战争是推动历史前进车轮,四海归一,五洲大同,世界大统,环球一家,人类永罢刀兵劫,同升极乐世界,

网易考拉推荐

以俭治国社稷兴  

2015-12-23 13:04:09|  分类: 原創詩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以俭治国社稷兴 - 报喜送福童子 - 大富大贵五福永伴网
  以俭治国社稷兴,吏清善政振河山
圣君贤臣两相辅,天下为公廉生威
路不拾遗民风淳,淡泊私欲崇节美
国运祚盛世太平,神明佑福跳循环
奢侈享乐葬自身,死后还被万世唾
以俭治国社稷兴 - 报喜送福童子 - 大富大贵五福永伴网
 尧德高望重,人民倾心于帝尧。他严肃恭谨,光照四方,上下分明,能团结族人,使邦族之间团结如一家,和睦相处。尧为人简朴,吃粗米饭,喝野菜汤,得到人民的广泛爱戴。被后世儒家奉为圣明君主的典型。
汉文帝刘恒,他在位23年,宫室、苑囿、狗马、车驾等都没有增添;曾经想要建筑一个露台,但预算下来要花费黄金百斤,于是放弃了;屡次下诏禁止郡国贡献奇珍异宝;平时穿戴都是用粗糙的黑丝绸做的衣服,连他宠幸的慎夫人的衣服也不能长到拖地,帷帐不能有绣花图案;为自己预修的陵墓也要求从简,没有高坟茔,且不许用金银铜锡来装饰随葬器,而都用瓦器。

汉文帝——龙袍上的补丁
  做皇帝的,能节俭到这份上,几乎可以说是绝无仅有。北宋文学家吴垧《五总志》上有这样的记载:汉文帝刘恒以「履不藉以视朝」。草鞋最早的名字叫「屦」。由于草鞋材料以草与麻为主,非常经济,且取之无尽,用之不竭,平民百姓都能自备,汉代称之为「不借」。在汉文帝时,已经有了布鞋,草鞋已经沦为贫民的穿着,而汉文帝刘恒以「履不藉以视朝」,就是说他穿着草鞋上殿办公,做了节俭的表率。不仅是草鞋,就连他的龙袍,也叫是「绨衣」,绨在当时就是一种很粗糙的色彩暗淡的丝绸。就是这样的龙袍,也一穿多年,旧了,也让皇后给他补一补,再穿。汉文帝自己穿粗布衣服不说,后宫也是朴素服饰。当时,贵夫人们长衣拖地是很时髦的,而他为了节约布料,即使给自己最宠幸的夫人,也不准衣服长得下摆拖到地上。宫里的帐幕、帷子全没刺绣、不带花边。
  古代皇帝住的宫殿,大都要修又大又漂亮的露台,好欣赏山水风光。汉文帝本来也想造一个露台,他找到了工匠,让他们算算该花多少钱。工匠们说:「不算多,一百斤金子就够了。」汉文帝听了,吃了一惊,忙问:「这一百斤金子合多少户中等人家的财产?」工匠们粗粗地算了一下,说:「十户。」汉文帝听了,又摇头又摆手,说:「快不要造露台了,现在朝廷的钱很少,还是把这些钱省下吧。」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记载:文帝「即位二十三年宫室苑囿狗马服御无所增益」。宫室就是宫殿建筑,苑囿就是皇家园林以及供皇室打猎游玩的场所,狗马即供皇帝娱乐使用的动物、设施等,服御即为皇帝服务的服饰车辆仪仗等。这些都是皇帝们讲排场、显威严、享乐游玩必不可少的,皇帝们大都十分重视。然而文帝当皇帝二十三年,居然没有盖宫殿,没有修园林,没有增添车辆仪仗,甚至连狗马都没有增添。他还能关心百姓的疾苦,刚当皇帝不久,就下令:由国家供养八十岁以上的老人,每月都要发给他们米、肉和酒;对九十岁以上的老人,还要再发一些麻布、绸缎和丝棉,给他们做衣服。
  春耕时,汉文帝亲自带着大臣们下地耕种,皇后也率宫女采桑、养蚕。在他死前,最后安排了一次节俭的活动─他的丧事。他在遗诏中痛斥了厚葬的陋俗,要求为自己从简办丧事,对待自己的归宿「霸陵」,明确要求:「皆以瓦器,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,不治坟,欲为省,毋烦民。」「霸陵山川因其故,勿有所改」,即按照山川原来的样子因地制宜,建一座简陋的坟地,不要因为给自己建墓而大兴土木,改变了山川原来的模样。」像这样一生为民、俭朴勤政,并不断改进政策,为强国富民孜孜以求的皇帝,历史上实不多见。由于汉文帝这种廉洁爱民的精神和励精图治的实践,才造就了「文景之治」的盛世。据历史记载,当时国库里的钱多得数不清,穿钱的绳子都烂了;粮仓的粮食一年年往上堆,都堆到粮仓外面来了。因此,司马迁高度评价汉文帝说:「德至盛焉」,「岂不仁哉!」似乎,皇帝做到汉文帝这份上,真是亏死了。你想,做皇帝的没吃好穿好,花钱都不舍得,不是白当了吗?可老百姓喜欢呀,千秋万世都想着你。后来赤眉军攻进长安,所有皇帝的陵墓都被挖了,唯独没动汉文帝的陵墓,因为知道里面没啥好东西。


 魏武帝曹操,公元220年弥留之际颁布遗令,谆谆告诫大家,天下还没安定,不能遵照古代丧葬的制度。在他死后,穿的礼服要像活着时一样。文武百官应当来殿中哭吊的,在他安葬后便都脱掉孝服。那些驻守各地的将士都不要离开驻地,官吏们要各守其职。在他的棺椁里不要放金玉珠宝之类值钱的东西。
宋武帝刘裕由于是孤寒出身,刘裕知道稼穑艰辛。他平时清简寡欲,对珠玉车马、丝竹女宠十分节制。一次,长史陈述朝廷应备音乐,刘裕以没有闲暇、且不会欣赏为由予以推脱。殷仲文劝他经常听听自含欣赏,得到的回答是:“正以解而好之,故不习之。”宁州进献琥珍枕,光洁华丽,刘裕听说琥珀可以疗伤,令人捣碎分发将士。他平时穿着十分随便,连齿木屐,普通裙帽;住处用土屏风、布灯笼、麻绳拂。为了警诫后人,他在宫中悬挂了少儿时使用过的农具、补缀多层的破棉袄。后来,他的孙子孝武帝刘骏看见这些东西,讥诮祖上是乡巴佬。

如隋文帝杨坚,他住的地方布置得十分简单朴素,在修建新都时也极力避免奢华。他经常身穿布袍,寝布被也很少使用金银等装饰品,饰带也只用铜铁骨角而不用金玉。他还身着布衣去田间耕作。他也不准宫娥嫔妃们穿戴华丽娇艳的服装,而只能穿普通的布衣。他自己坐的车子已经很陈旧了也不换新的,坏了就叫人修理修理,继续使用。有一次他配止痢药要用一两胡粉,竟找遍宫中也没有找到;又有一次他想找一条织成的衣领,宫中也没有。他平时吃的饭菜也很简单随意,明确规定每餐只能有一个荤菜。

如唐太宗李世民,他提倡节俭,首先自己以身作则,积极发挥带头作用。他居住的宫殿还是隋朝建造的,许多已经破旧。但他考虑正值隋末战乱之后,社会经济受到严重破坏,国力薄弱,百姓生活困难,所以就没有大兴土木,而是强调节俭,不允许修建新宫殿。唐太宗还爱惜民力,从不轻易征发徭役。他虽然患有气疾,不适合居住在潮湿的旧宫殿,但一直在隋朝的旧宫殿里住了很久。

宋太祖赵匡胤生于一个没落世家,早年历尽生活的坎坷,十分了解社会最底层人们的疾苦,他决心以自己的努力来改善这个社会。后来他壮志得酬,终于黄袍加身,成了大宋的开国皇帝。但他富贵后不忘本色,照样简朴律己,日常生活很朴素,衣服、饮食都很简单,如其衣服也只有登殿上朝时的赭服是用绫锦做的,其他大多只是绢布,有的和一般小官吏的布质是一样的,而且常洗了再穿,很少换新。

皇宫里的装饰也都很朴素,连窗帘都用很便宜的青布制成。一顶落色甚多的旧轿子作为皇帝的座驾,他居然用了不少年

有一次他的宝贝女儿永庆公主,穿着一件价值连城的新外衣来觐见父亲。赵匡胤像打量一个陌生人似的看着衣着华丽的女儿,表情很不满意。他说:“你赶快把这件衣服脱下来,以后不许再穿它!”公主很不理解地反驳说:“宫里珍宝无数,我身为公主,一件衣服只用去微不足道的一点点,有什么要紧呢?”赵匡胤严厉地说:“正因为你是公主,所以不能奢侈享受。公主穿了这么华丽的衣服到处炫耀,只会引起别人的纷纷效仿。这样一来,全国要浪费多少钱财!你怎么可以带头铺张浪费呢?”


宋孝宗赵昚(shèn)是南宋第二位皇帝,是比较有作为的一位皇帝。他以身作则崇尚节俭,史称宋孝宗“性恭俭”,就是恭谨俭约的意思,宋高宗称赞他“勤俭过于古帝王”。
  宋孝宗即位之初,就不肯用乐。他日常生活的花费很少,常穿旧衣服,不大兴土木。平时也很少赏赐大臣,宫中的收入多年都没有动用,以至于内库穿钱币的绳索都腐烂了。
  宋孝宗认为“我其他没有太大的作为,只是能够节俭。”他经常告诉身边的士大夫:“士大夫是风俗的表率,应该修养自己的德行,以教化风俗。”
  宋孝宗不但节俭,而且尊佛崇道,除奸邪褒忠良,昭雪冤案,励精图治,使南宋出现了“乾淳之治”的小康局面。
  节俭需要首先节制自己的欲望和贪念,这样才能保持节操,培养德行,所以自古有德之士莫不推崇“俭以养德。”有“俭,德之共也;侈,恶之大也”的说法,意思是:节俭,是善行中的大德;奢侈,是邪恶中的大恶。而且人的福德是有限的,珍贵的,所以更不可不珍惜。

太祖朱元璋,是历史上最清苦简朴的皇帝之一。早在打天下的时候他的简朴就已非常闻名。朱元璋即位以后,在应天修建明朝宫室时,只求坚固耐用,不求奇巧华丽,便下令取消所有花哨美丽的装饰,宫室墙壁上仅有少许彩绘,且内容都非常正面:后妃宫室绘耕织图;太子宫室绘朱元璋开国事迹图;他本人起居的宫室墙上更是连彩绘都没有,全是历代修身养性治国平天下的典故格言,以提醒自己。按照惯例,作为皇帝朱元璋使用的车舆、器具等物应该用黄金装饰,他却下令全部以铜代替。主管的官员报告说用不了很多黄金。朱元璋却说:“我不是吝惜这点黄金,而是提倡节俭,自己就应该作为典范。”除此之外,朱元璋还是唯一一个把宫廷内的御花园改成“御菜园”的皇帝。洪武朝的明皇宫内连假山花木都没有,更别提造什么庭园。所有的院落空地里都栽上了菜,宫中菜蔬自给自足,朱元璋本人更是以蔬食为主,酒肉甚少。理政倦怠时,他便在菜地里徜徉,欣赏众人汲水灌园、捉虫除草、耕耘收获时热火朝天的种菜景象。这番风光似乎比小桥流水更能使他恢复精力。

朱元璋还规定:今后不论谁摆宴席,只许四菜一汤,谁若违反,严惩不贷。

康熙对各种花费严加限制,要求节俭,不许浪费。为宫中祭祀、典礼准备筵席的光禄寺,过去每年的开支要70万两银子,经康熙逐渐压缩,降至每年7万两。管理少数民族事务的理藩院,每年用于赏赐及招待的费用为80万两银子,经康熙锐意裁减不必要的开支,每年只需用银8万两。
出门在外,康熙也厉行节约,不许为他修路,不许擅自建立行宫,已有行宫,不许施加彩绘。有地方官请示将当地行宫交地方管理,康熙担心如此一来增加地方负担,下令今后不再修缮,任其损坏。他还下令不许当地官员搭建彩棚搞什么迎送仪式,不许为他的题字题词刻碑建碑亭,如有违反,被康熙知道了,一律痛加申斥,并严令禁止。
  雍正继位,曾大力倡导节约粮食。雍正二年他发出上谕,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圣旨,说:“谕膳房,凡粥饭及肴馔等食,食毕有余者,切不可抛弃沟渠。或与服役下人食之,人不可食者,则哺猫犬,再不可用,则晒干以饲禽鸟,断不可委弃。朕派人稽查,如仍不悛改,必治以罪。”这里,雍正为节约粮食可谓费尽心思,从人食、猫食到鸟食,交代得清清楚楚。至高无上的封建皇帝,专门为剩粥剩饭的处理下一道圣旨,在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中大概绝无仅有。
然雍正皇帝似乎乐此不疲,事隔三年,他又专门为了禁止浪费粮食的事,再次发出一道上谕:“朕从前不时教训,上天降生五谷,养育众生,人生赖以活命,就是一粒亦不可轻弃。即如尔等太监煮饭时,将米少下,宁使少有不足,切不可多煮,以致余剩抛弃沟中,不知爱惜。朕屡屡传过,非止一次。恐日久懈怠,尔总管等再行严传各处首领、太监,见有米粟饭粒,即当捡起。如此不但仰体朕惜福之意,即尔等亦免暴殄天物。应不时查拿,如有轻弃米谷者,无论首领、太监,重责四十大板。如尔等仍前纵容,经朕察出,将尔总管一体重责。”看来雍正对节约粮食一事,真可谓常抓不懈,既有号召,又讲道理;既有具体办法,又有惩治措施。算是一抓到底了。
嘉庆皇帝,亲政后下令禁止地方官员搜寻、进贡各类宝物。新疆和田出产美玉,官员依前朝旧例运送进京。嘉庆闻知,下令不管玉石运至何处,就地抛弃,不许进京。他认为,地方官员所进贡品皆取自百姓,各级官吏借进贡为名肆意盘剥,巧取豪夺,民无以聊生。而且这些东西饥不可食、寒不可衣,纯属无用之物,“朕视之如粪土也”。与玉石珍宝同样受到嘉庆鄙视的,还有那些在许多官员那里爱不释手的西洋钟表等玩意儿,嘉庆斥之为“更如粪土矣”。
光皇帝,其节俭在历朝帝王中堪称空前绝后。登基大典那天,他就让大臣们吃了一惊。照例,新皇登基要有乐队演奏,大臣们也早早在盼着,希望欣赏一下这几十年才有一次机会听到的“黄钟大吕之音,金声玉振之乐”。不料这位皇帝怕乐队排练要费时费力费银子,所以下令“设乐而不作”。也就是让乐工们只拿着乐器摆摆样子。大臣们真是别提有多扫兴了。而更让他们失望的是,道光将其读贺表的仪式也给取消了。他们本来想着卖弄点好词儿好句儿,足足地给新皇帝溜溜须拍拍马,结果也泡汤了。看来,道光对形象面子工程建设的重要意义并不太感冒,节俭当先,能省的全省了。国家的事能省就省,个人的用度也一点不含糊。道光坐的轿子是他父亲嘉庆曾经用过的,坏了只许修理,不让做新的。他不摆谱,甚至说:“即使不乘辇也无不可。”关于道光的节俭,流传得最广的一则佳话,是他居然穿着打补丁的衣服。裤子的膝盖磨破了,不换新的,打上补丁照穿不误;而且以此为荣,也不怕别人看见。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,大臣们亦纷纷效仿,不管裤子破不破,全都打上补丁,以求与皇上保持一致。
道光帝的节俭,在他还是皇子的时候就已经表现出来了。嘉庆二十三年(公历1818年)的九月,光随父亲嘉庆皇帝前往盛京祭奠先祖,听着嘉庆讲解祖辈的勤俭,回想着祖先创业的艰难,立志要节俭律己。
  回京后,道光与妻子一说,二人一拍即合,立即找人搬走了房间里除了床铺桌椅以外的家具陈设。此后,每日下午四点前后打发太监出宫买烧饼。来回路远,太监怀里揣着烧饼,一路小跑,烧饼仍不免冰凉坚硬。夫妻二人毫无怨言,沏上一壶热茶,啃完烧饼,立即上床睡觉,这样,连灯都不用点了。
  道光皇帝登上皇位之后,迅即倡导节俭之风,并推而广之。
  道光元年,皇帝发表了一篇节俭的宣言书——《御制声色货利谕》,表达了节俭的理想:第一,重义轻利,不蓄私财。要为国家省,为天下省,为百姓省。
  第二,停止各省进贡。
  第三,不再增建宫殿楼阁。
  道光皇帝带头过紧日子,他使用的只是普通的毛笔、砚台,每餐不过四样菜肴,除了龙袍外,衣服穿破了就打上补丁再穿。
  《满清外史》记载:道光帝“衣非三浣不易”,什么叫“三浣”?每月的上旬、中旬、下旬分别也叫上浣、中浣、下浣,三浣就是一个月,可见,他一个月才换一套衣服,说明衣服不多。又规定除了太后、皇帝、皇后以外,非节庆不得食肉,嫔妃平时不得使用化妆品,不得穿锦绣的衣服。多亏皇后是个贤内助,苦苦支应,仍感入不敷出,想了很多办法,平衡多方利益,协调各面关系,才把皇家的日子对付着过下去。
  道光帝对皇后的贤惠十分满意,逢皇后生日,决定为皇后祝寿。满朝亲贵重臣献上寿礼,拜完寿,自然留下赴宴。众多文武百官心想皇家御宴将是何等排场,不料开宴才见一人一碗打卤面,后来听说,为此次寿筵,道光帝特批御膳房宰了两头猪。而皇后更是高兴,因为道光帝曾明确规定:万寿节(皇帝生日)、皇后千秋节(皇后生日)及除夕、元旦、上元(元宵节)、冬至的庆贺礼仪筵宴停止举行,这回算是破了例了。
  以俭治国社稷兴 - 报喜送福童子 - 大富大贵五福永伴网
 
以俭治国社稷兴 - 报喜送福童子 - 大富大贵五福永伴网
 
以俭治国社稷兴 - 报喜送福童子 - 大富大贵五福永伴网
 
以俭治国社稷兴 - 报喜送福童子 - 大富大贵五福永伴网
 
以俭治国社稷兴 - 报喜送福童子 - 大富大贵五福永伴网
 
以俭治国社稷兴 - 报喜送福童子 - 大富大贵五福永伴网
 
以俭治国社稷兴 - 报喜送福童子 - 大富大贵五福永伴网
 
以俭治国社稷兴 - 报喜送福童子 - 大富大贵五福永伴网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6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